傳統生活習俗烘籠兒,不會忘卻的記憶

發布時間:2020-04-22 14:57:00 來源:文化和旅游局 作者:郝明森

   編者按:弘揚我縣優秀傳統文化,是歷史賦予的責任,也是傳承文化根脈、共筑文化自信的時代命題。2020613日為文化遺產日,按照國家文物局要求,展開以“讓文化遺產活起來”為主題的宣傳活動。鎮巴縣博物館從即日起,以傳統文學、傳統音樂、傳統舞蹈、傳統戲劇、傳統曲藝、傳統禮儀與節慶等國家級、省級、市縣級重點民間文化遺產項目,采用文學作品形式進行介紹,向公眾呈現我縣豐厚的民間文化遺產資源和優秀的民間藝人風采,宣傳展示我縣民間文化保護成果。

  傳統生活習俗烘籠兒,不會忘卻的記憶

  深秋已在紅葉遍地之后,一切都睡了,花兒謝了,向大地收回了紅裙綠衫;知了躲了,變成蛹藏在地下,燕子也飛走了,垂柳收取柔軟的枝條,灑給大地一片冷漠,冬天的腳步已經近了。

  只要到了冬天,溝壑里承載著枯黃的茅草、殘存的積雪,更有暗藏刀鋒的風,竄上曲折的鄉路,橫沖直撞,肆無忌憚。碰到行人,就鉆進衣領、袖口和鞋底,毫不顧及地折磨路人瑟縮著脖頸,把雙手藏在衣袖里,跌跌撞撞地在鄉間小路上行走。

  秦巴山區的冬,他總是有那么幾許頑劣,幾許神秘,叫人難以琢磨。時而有暖陽高懸,時而有北風凜冽,時而有大雪紛飛,只要感覺有點冷,山里的人就要開始烤火,老人小孩都是靠著柴火取暖,度過漫長的冬季。那時鄉下一年四季火塘里升著柴火,夏天主要是燒水煮飯,只要秋天一過,山里人只要不干活,不論串門聊天還是圍在一起諞閑傳,大人小孩都圍坐在火塘邊。

  對待寒冷,穿上棉襖、棉褲、棉襪和棉鞋,戴上棉帽子、口罩和手套,圍上圍巾,除了眼睛,幾乎全封閉在呵護里??墒?,冷颼颼的風,仍然會鉆空子,在不經意間凍得雙腳生疼,雙手發麻,鼻尖通紅。從嘴里哈出的氣,遇到冷風變成一陣陣“白霧”。那時我常常穿著一個空心棉襖,里面套著秋衣,白天還得上學堂,不能賴在溫暖的被窩里,更不能守在熊熊燃燒的火塘旁。

  怎樣給貧下中農的后代御寒,成了整個冬天很要緊的事。不知是誰,用舊茶缸,搪瓷碗和洋瓷盆栓上鐵絲,把燃燒正旺的木炭夾進去,再適時添上耐燒的干柴,就能散發出源源不斷的溫暖,人們稱它為“烘籠兒”。提著這樣簡易的烘籠兒去學校,就像擁有更多的暖流,讓每天的上學成了一種享受。后來,經過改進,用竹子或鐵絲在瓦缽缽上編制一個防護罩,而這種烘籠兒,當時是很多孩子夢寐以求的向往。

  烘籠兒,從字面上就可以看出,與“火”,與“竹”有關。將竹子劃成長長的篾條,用幾根篾條交叉編成一個可以收放的圈兒,再用這個圈兒把一只瓦缽缽外翻的底邊箍緊;然后,篾條向瓦缽缽口子方向編,編出烘籠兒多邊形的開口;篾條再向下編,編出烘籠兒圓形的底座;最后,將一條寬而結實的竹片在火上烤軟,彎曲成“∩”型,做烘籠兒的提手。

  這樣,一個簡單實用的烘籠兒就做成了。天冷時,在瓦缽缽中盛上用柴禾燒成的紅紅火灰上埋上木炭,一只熱烘烘的烘籠兒就可用來取暖了。這種烘籠兒剛面世,仿佛在一夜之間,這種提在手上的烘籠兒,在山村小學里迅速增多。有的是大瓷盆做的,有的是大瓷碗做的,模樣各異,大小不一。平常依靠柴火取暖的村里人,也給人暖意融融的遐想。

  于是,以后的冬天,好像就從孩子們手里的烘籠兒上開始的。每天天不亮,在去學校的路上,印有“好好學習,天天向上”字樣的帆布書包斜背在肩上,手提烘籠兒,歡喜地唱著“我愛北京天安門,天安門上太陽升,偉大領袖毛主席,指引我們向前進……”,我們在高低不平的山間小路上靈巧地跳躍著奔跑,數數忽明忽暗烘籠兒的個數,就知道有多少個孩子要去接受知識的洗禮。

  烘籠兒里的火灰往往一路灑落,和我們一起歡快地驚得路邊草叢中麻雀也撲騰一下飛走了;放學了,跑得更雀躍,有時一不小心,栽個大跟頭,烘籠兒被摔出老遠,來不急喊疼,趕緊爬起來,撿起烘籠兒,看了又看——謝天謝地,瓦缽缽還沒摔壞!很是喜出望外,拍拍身上的泥土,蹦蹦跳跳地回家去了。小小的烘籠兒,見證了上學路上我爛漫而青澀的純真和歡樂。

  那時,學校的教室兩面有窗,但是窗戶上沒有裝玻璃,用塑料紙釘著也不頂事,常備烈風撕開一道道口子,寒風穿堂而過。學生坐在教室里主要靠烘籠兒,這些烘籠兒,有些是從爺爺奶奶烤火的火盆里,挑揀出最旺的耐燃的火柴頭;有些是從昨晚的火塘里埋下一截木頭,燃燒成紅紅的木炭;有些是臨時生火,加上木柴,一邊火焰烈烈,一邊冒著裊裊藍煙。

  到學校,烘籠兒就放在桌子底下,脫了鞋將穿著棉襪子的雙腳踩在烘籠兒上,將它當暖腳用,炭火的的熱量通過腳底傳遞溫暖。當老師講課結束,學生自由作業時,也可以彎下腰烘烤一下凍得麻木的雙手。

  下課了,把烘籠兒提到桌子上,招呼著沒有提烘籠的同學過來暖暖手,頓時,整個烘籠上鋪滿了烏黑的小手。不過,有些烘籠兒到學校里,還是煙霧裊繞,熏得大家睜不開眼,就得被擱置在教室外面,像一個做錯事被罰站的孩子擺成一排。等到放學回家時,大多烘籠兒只剩下灰燼。

  那時,太陽在頭頂懸掛著,也算是一種補償。如果誰的烘籠兒里還有余火,就在路旁撿些干木棍,丟在烘籠兒里用嘴吹氣或者掄圈,隨著白煙裊裊,也會騰出一股股火焰。我們大都會效仿,沒火的孩子會從別的烘籠兒里借火,甩開胳膊掄上幾圈,也就火焰熊熊了。

  說起掄烘籠兒,有些孩子確實練得有絕活,像大鬧天空里的孫悟空一樣,單手前掄、后掄,靈活轉換,迅捷靈敏,或者在胸前“繞8字”,動作協調,還不會把柴火掉出來。而且,隨著烘籠兒的旋轉,有暖流在火焰的燃燒間,在身體的各個角落傳遞。

  我的烘籠兒,用小洋瓷盆做的,外面用竹子編制,用得久了,竹片變成棕黃色,油光發亮。竹子編制的烘籠兒有缺陷,不能見火苗,時間長了,容易烤焦斷裂,后來父親就用廢鐵絲編制,既結實又經久耐用。那時能提一個專用的小烘籠兒上學,在上學的路上那樣的無憂歡快的搖一路,火苗呼啦啦的燃一路,感覺是一件很幸福的事。

  我的烘籠兒里的燃料,是每夜爺爺在臨睡覺前在火塘里埋的一節青崗木,第二天夾出來燃燒的很旺,沒有一絲黑煙,而且很耐燃。提著這樣的烘籠兒,整個早上就溫暖綿長。在村小學的那幾年,就是這個烘籠兒,和我一起穿越冬季,抵御冰雪的侵襲,抵抗寒風的打擊。

  那年頭食物缺乏,肚子總是處于半饑餓狀態,小孩子盡愛在烘籠兒里烤東西充饑。一天早上下課后,我的同桌馬娃子神神秘秘地掏出一把黃豆,撒到我的烘籠兒里,吸引來周圍的同學,大家蹲在一邊,眼巴巴地等著奇跡的到來。聽到“噗”的一聲輕輕炸響,有香味飄出來時,差不多就熟了。

  如果一次多放些豆豆,會接二連三地發出這樣的聲響,灰和炸開的豆豆會濺得滿地都是,撲人一臉一身的灰,大伙兒卻捂著嘴樂得傻笑。有心急的家伙等不急把灰吹干凈,早把滾燙的豆豆塞進了自個兒的嘴里,燙得用舌頭直把豆豆在嘴里左撥右弄,嘴巴一張一合不斷“哈吸,哈吸”吹大氣,旁邊的人卻呵呵直笑。等把豆豆燒熟吃完,差不多每個人都是滿嘴黑灰,卻心滿意足。

  有時忘了上課時間,撒下豆子上課鈴聲響了,豆子揀出來是不可能的,馬娃子一急,連忙把烘籠兒提在桌子底下,上課期間,烘籠兒里不時地發出“噗,噗”的輕輕炸響,發出一陣陣誘人的香味,他只要看到老師轉身在黑板寫字的間隙,腦袋馬上縮到桌底下,撿起一粒粒豆子,這樣很難把握老師寫字的時間,于是就讓我給他放哨,只要看見老師寫完最后一個字,我馬上就用膝蓋碰他一下,他連忙伸出腦袋,端端正正地坐在座位上,就這樣,我也分得十有個叫草狗的同學聽我講了烘籠兒烤黃豆的故事,就偷了自家一把包谷,下課時將包谷放進了烘籠兒,沒來得及夾出來就上課了。包谷在烘籠里噼噼啪啪地炸響,白花花的包谷花眼看快要冒煙燒焦了,草狗一急之下把半截鉛筆仍在烘籠里,整個教室煙霧繚繞,熏得同學們卡卡地咳嗽,老師連忙讓他提出去,他走到教室門外,蹲在那兒撿烘籠兒里的包谷籽吃,不想被另一老師發覺了,聽到一聲喝斥,慌忙將包谷花一齊塞進嘴里,一邊吃一邊跑進教室。

   

  老師已看出了草狗的嘴巴圓鼓鼓的,偏點名他上講臺讀生字。草狗滿嘴的包谷花還沒嚼爛哩,哪里能說話,緊緊地憋著,沒想到被寒氣一激,打了一個寒戰,“啊嘁”一身打了個噴嚏,嚼碎的沒嚼碎的包谷花一下全噴在老師身上,氣得老師此后一發現有豆子或包谷花味的烘籠兒,就毫不留情地提上烘籠兒撂到教室外去。

  那時盡管是鄉里娃,智慧也是無窮的。有同學發明了用廢茶缸炒黃豆,這樣既不會烤焦又不用費那么大勁在灰里扒了,還避免了老師的發現。我盯上了爺爺喝水的小茶缸,盡管瓷脫落的斑斑點點,但是沒穿眼,他還舍不得扔掉,一天趁大人不在家,我就故意用釘子在茶缸底部鉆一個小眼,茶缸自然不能泡茶了,我欣喜若狂,揣著茶缸找到馬娃子,他顯得很興奮。

  我家有黃豆被母親裝在大黃桶里里,上面是大箱子壓著,根本挪不開。而馬娃子家有豆子卻總弄不到小茶缸,于是我出茶缸和烘籠兒,他出黃豆和加工。在茶缸子里裝上黃豆,扣上蓋子,小心地放進烘籠兒,豆子在茶缸子里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,好聽極了。不到幾分鐘,豆子也炒熟了。端出茶缸,打開蓋子,香氣四溢,一粒粒豆子,黃澄澄地都爆開了肚皮兒。

      時光翻越40個年頭后,山村低矮的村小不見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幢漂亮的教學樓。在上學的路上,再也沒有各式各樣的烘籠兒了,仿佛一夜之間,昔日和我們冬天朝夕相伴的烘籠兒,消失得沒了蹤影。而問及鄉里的孩子們,對烘籠兒總是一臉的陌生和茫然不解。那個烘籠兒燃燒的歲月,已經一去不復返。而關于烘籠兒的記憶,我仍然會時時記起兒時的烘籠兒,回味瓦缽缽里那份溫暖,思念那四溢的縷縷黃豆香。烘籠兒,仍在每個冬季的懷想里,熊熊燃燒,暖意融融,一份永遠也不會忘卻的時代記憶......

打印|關閉

  • 設為首頁
  • 收藏本站
  • 網站地圖
  • 聯系方式

鎮巴縣人民政府主辦鎮巴縣信息辦承辦陜ICP備13005160號

聯系電話:0916-6712056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郵編:723600

陜公網安備 61072802000109號       網站標識碼:6107280012
  • 政務微信

  • 政務微博

  • ios版

  • android版

网上真钱麻将平台 甘肃11选5人工计划 内蒙古十一选五任五爱彩乐走势图 匠心智策 福建36选7开奖时间 腾讯分分彩图标殳 正规投资理财平台 湖北快3历史开奖结果 10万靴百家乐数据 黑龙江36选7中奖规则 快乐彩12胆拖玩法